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動态 > 媒體聚焦 >

有愛在,我無所畏懼

作者:秩名 時間:2016-08-19 15:12 點擊:次

經曆這番,她的心結終于被打開了,漂亮的臉蛋上時不時綻開兩朵小梨渦,很好看! 她叫廖雲花,今年16歲,家住江西吉安,剛剛初中畢業。她的家庭比較特殊,父母都是殘疾人。母親雙

 

  經曆這番,她的心結終于被打開了,漂亮的臉蛋上時不時綻開兩朵小梨渦,很好看!

  她叫廖雲花,今年16歲,家住江西吉安,剛剛初中畢業。她的家庭比較特殊,父母都是殘疾人。母親雙目失明,父親因小兒麻痹後遺症導緻右腿殘疾。一家人主要靠父親開三輪車的微薄收入和低保來勉強維持生活。

  即便生活的再困難,她還是挺樂觀、挺堅強的。上學的時候,同學們都會嘲笑她的父母,一個瞎一瘸,她也會很生氣,但是她不跟同學們計較。

  有一次老廖無意中翻到了雲花的日記,就随手翻了下,無意中瞥見這麼一段話,讓老廖老淚縱橫:我的父母确實跟其他同學的父母不一樣,他們都是殘疾人,可是就算是一個瞎一個瘸怎麼了,他們照樣把我養大,供我吃供我穿,還供我上學,跟所有同學一樣,坐在寬敞的教室裡學習。我覺得他們比任何人的父母都了不起和偉大!”

  可是,誰會想到,這麼自信要強的女孩也會有奔潰和自卑的時候。

  老廖是雲花的父親,因小兒麻痹後遺症導緻右腿殘疾。在雲花的家裡,父親就是家裡的頂梁柱,一家人的生計以及雲花的學費都是父親開着三輪車在風吹雨淋,高溫酷暑裡賺來的,他确實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父親。

  九年前,老廖發現自己的身上不斷掉色,後經醫生診斷是得了皮膚病。由于對皮膚病不是很了解,加上白斑在身上也不疼不癢,老廖也沒太在意。因為家境的問題,老廖從來沒有想過治病。但是這些不疼不癢的白斑像是有生命似的,不斷吞噬着老廖的健康皮膚。

  直到兩年前,老廖無意中瞥見雲花脖子後面也長了一塊白斑,這才慌了神。趕緊帶孩子去了醫院,經診斷得知,雲花也患上了皮膚病。老廖這回在意了,想着趕緊給孩子治病要緊。

  一打聽才知道,皮膚病是目前較為難治的一種皮膚病,治療這個病要花很多錢,而且最終還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就雲花的家境而言,上哪弄那麼多錢看病呢?

  可能孩子長大了,懂得了什麼是美,何況還是個小姑娘。父親的辛苦,母親的愁容,她都看在眼裡。她也想過,不治療了。可是看到父親身上的皮膚病把皮膚弄的花白花白的,一想到哪天自己身上的這塊不起眼的白斑也會發展到全身,就後怕的很。

  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樂觀、開朗、勇敢的雲花逐漸沉默了起來,再加上這段時間借債治療,一點起色也沒有。老廖明顯感覺到雲花變化很大,孩子不愛笑了,有點消極,脾氣也不怎麼好,還開始排斥吃藥、抹藥,整個人自卑了許多。雲花的變化,老廖夫妻倆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沒能給孩子最好的,夫妻倆感到很自責。

  老廖跑三輪更加賣力了,起早貪黑,不分晝夜的往外跑,拉人又拉貨,想着能多賺錢孩子的醫藥費也是好的。其實老廖知道雲花比較懂事,他隻想通過行動告訴孩子,有困難了,要勇于面對,逃避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正在一家人一籌莫展的時候,電視上“大愛方舟·尋找白天使” 皮膚病免費治療公益活動的一則報道引起了老廖和雲花的注意。報道中有個皮膚病患者叫王松,王松治療前病情是很嚴重的,現在被治好了,跟正常人一樣。這讓老廖看到了一絲希望,既興奮又激動,雲花終于有救了!


  這個活動是真的嗎?真的是給免費治療嗎?真的能治好嗎?……冷靜下來的老廖心理一直在搗鼓這些問題。懷着忐忑的心情,老廖撥通了電視上的公益救助熱線,以目前家裡的情況,當下也隻能寄希望于電視媒體了,希望通過電視媒體的幫助,讓雲花康複起來,重新積極開朗起來。

  衛視媒體在了解了雲花的情況後,也非常擔心雲花,擔心這個比較特殊的家庭。經過多方的了解後,衛視媒體的負責人打電話告訴老廖,讓老廖趕緊安排下家裡的事,近期要帶雲花去北京接受皮膚病免費治療。聽到消息後,一家人都沉浸在“不可能”的激動中,雲花的母親眼淚就沒停過。

  就這樣,雲花成了“大愛方舟·尋找‘白天使’”皮膚病免費救治公益行動第一批被救治的‘白天使’之一。

  在父親老廖的陪伴下,雲花被衛視媒體順利送到了“大愛方舟·尋找白天使”皮膚病免費救治公益行動醫療技術鼎力支持的北京方舟皮膚病醫院接受治療。馬春林院長得知雲花家境特殊,且父親也患有皮膚病後。最為一名醫生,救死扶傷的的職責不容他忽視雲花父親老廖的病情,決定盡自己所能幫幫這個特殊的家庭。于是安排雲花和老廖一起住進醫院,接受免費治療。

  這完全出乎雲花父女倆的意料之外,除了感激還是感激,感謝社會公益的幫助,感謝衛視媒體的推薦,感謝馬春林院長的愛心幫助!

  順利在醫院住下後,馬春林院長先後安排雲花和老廖做了各項檢查,并親自就他們的檢查結果分别作了詳細的問診。最終确定雲花後頸部的皮膚病屬于典型的遺傳性皮膚病,這種遺傳性皮膚病無疑有着它的頑固性和嚴重性。好在雲花的白斑面積還不算大,隻要放正心态,積極配合醫生治療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被治好了。

(廖雲花初診照片)

  而老廖身上的皮膚病病情相對來說就不是很樂觀了,由于長期得不到有效的治療,加上長年累月的辛勞和生活的各方面壓力,導緻老廖身上的白斑已經開始擴散開了,目前正處于泛發期。如果不抓緊控制的話,後果将不堪設想。


(老廖初診照片)

  聽完馬春林院長一番診斷後,雲花和老廖的心像坐了一趟過山車,緊張又擔心,但最終還是穩穩落回去了。

  馬春林院長就雲花和老廖的不同病情,分别給他們父女倆制定了符合他們自身病情的康複方案,且一有時間就會到他們的病房查看他們的恢複情況。跟雲花住在一個病房的另一位被救助的“小天使”,名叫小夢格,她的媽媽告訴雲花,小夢格的病情治療之前比這更嚴重,現在正在康複中,才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康複了50%以上了。這讓雲花和老廖之前的疑慮全都煙消雲散了,也給了他們很大的康複信心。

  在北京方舟皮膚病醫院“中醫免疫平衡三聯療法”和“生物工程黑色素細胞培植技術”的有效治療下,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雲花後頸部白斑處的黑色素島就已經被激活了,老廖的病情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半個月後,雲花後頸部的白斑顔色已經變淡,康複效果非常好。


(雲花治療半個月後,白斑逐漸變淡)

(一個月後,老廖身上的白斑基本消失,治療效果非常顯著)

    雲花還經常挽着父親的手臂,跟父親一起到院裡散步,跟父親說說悄悄話,小姑娘終于打開了自己的心結,漂亮的臉蛋上時不時綻開兩朵小梨渦,很好看!。

  治療一個月的時候,雲花的病情已經完全康複了。老廖身上的白斑也基本康複,後期隻需要定期到院複診鞏固治療就可以了。出院的那天,老廖緊緊握住馬院長的手,眼眶裡全是淚水,一直說着感謝的話:“住院這些天,說心裡話,有女兒時刻的陪伴,有醫生護士的關心和照顧,我整個人輕松了很多,感覺很幸福,也很感謝!感謝馬院長的高超技術,感謝公益的幫助!”

  雲花在日記中還寫到:“我是一個幸運的‘白天使’,在我最恐懼的時候,父母對我不離不棄,用他們的愛教會了我要敢于面對;在我最無助、最自卑的時候,公益及好心人及時向我伸出了援手,用大愛教會了我感恩!不管在以後的生活中,還是在我個人的成長過程中,可能還會有讓我害怕、恐懼的時候。但是,我相信,我應該不會再逃避了,也不會再恐懼了。

  因為,有愛在,我無所畏懼!”